<nav id="8u0yc"><nav id="8u0yc"></nav></nav>
  • <nav id="8u0yc"></nav>
  • 示例圖片二

    浙江大學事件,“公關”該如何下手?

    今日份魔幻新聞,還記得那個強奸未遂的浙大學生努爾特巴特爾嗎?

    網友們等了這么長時間的處分結果,哈工大學生作弊都被開除學籍,這哥們兒強奸不僅沒坐牢,處分也就是一個輕飄飄的留校察看。

    這個強奸犯的生活最近過得非常快樂,在朋友圈歡樂地發自己和女朋友的日常,畢了業,入了職,他還在朋友圈宣布“我的快樂又回來了”。

     

    他的快樂又回來了,被他強奸的女生呢?

   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,強奸罪視情節輕重三年起判,為啥努爾特巴特爾只被判一年半還緩刑一年半呢?這個涉及到一個專業的法律問題,犯罪未遂和犯罪中止。

    在努爾特巴特爾事件的判決書中描述道:“被害人反抗并稱要報警,因被告人害怕被害人報警而中止“。加上他主動自首,并如實描述事實,公訴機關認定他為犯罪中止。

     

    而有期徒刑一年半,緩刑一年半,就意味著他連牢都不用做,現在他也畢了業,找到了工作,可以說這事兒基本對他的人生沒有任何影響了。

    如果我們說法院的做法沒問題,那么浙大的處理純粹就是在和稀泥。

     

    這件事在民族問題上可以大做文章,但是除了這個問題不談,好像浙大對于違法學生的處理一直是這個路子。

    2018年,浙大學生吸毒被抓獲,也是留校察看,2017年,浙大學生猥褻女生,也是留校察看。

     
     

    按照浙大的校規,有期徒刑并行緩刑,確實是留校察看處分,有期徒刑立即執行才是開除。

    關鍵在于,浙大的聲明里說,“考慮到努爾特巴特爾是初犯,且已強烈悔罪,并懇請獲得改正機會,以及其來自民族貧困地區,又是畢業生等情況,學院從教育挽救民族學生出發,提請學校酌情從輕對該生的違紀處分。”

     

    真不是網友們太杠,是這幾句話本身就立不住腳。

    強奸初犯就可以從頭再來,那殺人初犯是不是還不用償命了?考慮到他是初犯,所以他的人生可以不受影響,那么被他強奸的女生呢?

    強烈悔罪是怎么悔的?也沒見他揮刀自宮啊,這不還天天在朋友圈歌舞升平呢?

    是畢業生怎么了?哈工大畢業生作弊都被開除,浙大可真是善良啊。

    來自民族貧困地區早就被扒出來了,去一次酒吧開臺好幾千,兩萬塊錢的相機說買就買,這就是貧困學生嗎?羨慕了。

     

    這件事本來就不應該被上升到民族問題上,少數民族加分政策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均衡地區發展而提出,隨著近些年,少數民族地區的逐漸發展,這項政策雖然有過時的地方,但是這不應該是拿出來嘲諷少數民族的理由。

    而浙大所謂的從教育挽救民族學生就不知從何談起了,就這么輕輕松松地放過一個強奸犯,一點兒犯罪代價都不用付出,這真的是挽救民族學生嗎?為什么有一種放虎歸山的感覺呢。

    不是網友們在破壞民族團結,是浙江大學自己在挑撥離間。

    本來是一個挨打就要立正的問題,浙江大學非得和稀泥,自己的處分不合適,非得找一個少數民族貧困生的幌子。

    知乎的相關問題已經被刪帖了,微博熱搜也一直在壓,不得不說浙大除了圣母,公關也很有一套。

    浙大這波操作,不只是包庇了一個強奸犯,還禍害了無數遵紀守法的浙大學子。

    希望浙大的研究是真的研究怎么處理努爾特巴特爾,而不是研究怎么撤熱搜。

    強奸犯不坐牢,他可能就坐你身邊。

    本文標題:浙江大學事件,“公關”該如何下手?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hashar.com/weijigongguan/2020/0722/1473.html

    本文欄目:危機公關

    本文來源:啟順公關網

   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